亚洲杯裁判总结:选派混乱判罚离谱中国裁判拨云见日

当地时间2月10日晚,随着我国裁判员马宁在决赛中的最后三声哨响,卡塔尔3:1战胜约旦,成功卫冕亚洲杯,本届卡塔尔亚洲杯也正式落下帷幕。

回顾本届亚洲杯,裁判员给屏幕前的各位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印象?对亚洲杯裁判的整体评价如何?我们通过本篇文章来做个总结。

本届亚洲杯共有32名裁判员、1名专职视频比赛官员、2名候补裁判员、37名助理裁判员以及2名候补助理裁判员。在候补裁判员中,塔吉克斯坦的古尔穆罗季临时顶替了无法参赛的乌兹别克斯坦裁判里斯库拉耶夫,并获得了上场执法的机会,而另一名候补裁判员以及两名候补助理裁判员(包括中国裁判曹奕)均未获得执法机会。

本届裁判员中,我国裁判马宁与科威特裁判艾哈迈德·阿里担任主裁的场次最多,各主哨了四场比赛,而马宁则是执哨淘汰赛最多的裁判员,达到了三场。同时,马宁也是担任第四官员次数最多的裁判之一,他与贾西姆、坦塔舍夫以及马哈德迈都是各自担任了四场比赛的四官。

视频助理裁判方面,来自阿联酋的奥马尔·阿里是本届亚洲杯担任VAR次数最多的裁判员,共计6场,傅明和哈桑每人各5场紧随其后。担任AVAR次数最多的则是阿联酋的阿德尔·纳格比,共计7场,而他总计11场比赛的执法场次也在所有裁判员中排名第一(1场主裁、2场四官、1场VAR、7场AVAR)。

本届亚洲杯,亚足联采取了“雨露均沾”的选派模式,尽可能地让所有裁判员都至少能够吹上一场小组赛,但是有个例外——卡塔尔的阿卜杜拉·马里,他是唯一一个没能获得担任主裁机会的裁判员。当然,这也跟他在“小黑屋”里的糟糕表现有关系,小组赛后他便打道回府。从执法场次来看,小马里似乎和已经退役的澳大利亚知名女裁判亚采维奇类似,都可以被归类为“专职视频比赛官员”。

值得一提的是,小马里虽然年轻,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因为担任VAR时出现重大失误而提前结束大赛征程了。卡塔尔世界杯,小马里作为资历最浅的专职视频比赛官员,获得了国际足联的无条件信任及重用,结果他却连续两场小组赛做出了错误的介入,分别是葡萄牙与乌拉圭比赛最后时刻的支撑臂手球的介入(直接导致原本前景大好的法加尼提前回家),以及突尼斯与法国比赛的伤停补时阶段进球后在比赛已恢复的情况下违反规则介入并让主裁康格吹停比赛,最终改判进球无效。小组赛后,小马里也不出意外地提前结束了自己的首届世界杯之旅。

助理裁判员方面,本届亚洲杯每个国家的裁判组基本都只选派了两名助理裁判(日韩有女性裁判的除外),这就导致助理裁判员的出勤率和疲劳程度都相当的高,包括我国的周飞、张铖在内的多名助理裁判员都各自出场执法了5次,其中周飞和科威特人阿内齐分别担任了5场比赛的助理裁判以及3场比赛的候补助理,总执法场次达到了8场,相当于每轮比赛都至少出场一次。

在登场执法了5次的助理裁判员中,来自澳大利亚的谢季宁、比彻姆以及来自韩国的朴相俊都是自小组赛第一轮起至1/4决赛连续五轮担任助理裁判,从未轮休过,疲劳度可想而知。在小组赛第三轮沙特0:0泰国的比赛中,朴相俊诠释了什么叫做“我的眼睛就是尺”,先后三次精准地判断越位。然而,在搭档金钟赫执法伊朗与叙利亚的1/8决赛时,朴相俊的“鹰眼”却没能成功续费,出现了越位误判,导致VAR介入后金钟赫改判给叙利亚队点球,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判罚。

本届亚洲杯的裁判选派安排,从中国裁判马宁执法韩国-巴林、韩国裁判高亨进执法黎巴嫩-中国开始就显得不太对劲了。当然了,鉴于裁判们的职业素养,“中韩互吹”这种选派理论上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小组赛阶段的选派模式其实还是比较清晰的,亚足联在小组赛第一轮以及第二轮A组两场比赛中首先派出了目前全亚洲最顶级的一批裁判员来执哨,按顺序分别为:法加尼、山下良美、胡维什、卡夫、金钟赫、塔基、贾西姆、马宁、坦塔舍夫、哈桑、马哈德迈、埃文斯、高亨进、木村博之,绝大部分都是球迷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不过,为了做到“雨露均沾”,尽可能地让32名裁判员都至少能够吹上一场小组赛,亚足联不得不承受巨大的风险,即第二轮和第三轮多场涉及小组出线权争夺的关键战役只能由能力并不是那么出众的裁判员来执法。如果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的线决赛的裁判安排就真的是“王炸”了,因为亚足联派出了法加尼担任伊拉克与约旦这场比赛的主裁。

结果,法加尼就不出意外的出意外了。上半场伤停补时第1分钟,约旦队率先破门得分,随后5名队员围坐在场地外的草皮上,做出了“吃饭”的庆祝动作,法加尼只是在进球队员11号奈马特回到场地内之后鸣哨并上前劝诫其迅速返回本方半场。

第75分钟,伊拉克18号艾曼·侯赛因射门得手,帮助伊拉克2:1反超比分,身背黄牌的侯赛因在绕场奔跑并与队友一同庆祝了将近40秒之后“模仿”约旦队员,坐在地上做出了“吃饭”的庆祝动作,没有理会法加尼多次催促其迅速回场的哨声,随后立即被法加尼出示了其本场比赛的第二张黄牌,两黄变一红被罚令出场。

官方显示,法加尼向侯赛因出示黄牌的原因是“延误比赛恢复”,虽然可以解释为上半场法加尼对这样的长时间庆祝只是口头劝诫,下半场认为不能再继续这样了,所以用连续哨声加黄牌的方式来“杀鸡儆猴”,但对于两支球队截然不同的吹罚尺度显然会引发巨大争议。

其实,在这场比赛中,法加尼还有一次明显失误,下半场伤停补时第4分钟约旦队进球前,21号拉什丹在对方罚球区内被伊拉克6号阿德南踩踏到了小腿后侧脚踝以上的区域,这个犯规程度介于黄牌和红牌之间的行为就在法加尼眼面前,他却没有判罚点球。如果后续约旦队没有进球,那么VAR肯定是要介入的。

在经历了此般乐极生悲之后,少打一人的伊拉克队在下半场伤停补时阶段连丢2球,最终2:3不敌约旦,无缘亚洲杯八强。在约旦队吐槽决赛连续被判罚三粒点球的同时,他们可以回想一下1/8决赛战胜伊拉克的过程。

伊朗名哨法加尼确实已经举家移民至澳大利亚,平时执法澳超联赛,目前的国际级裁判员报名也是澳大利亚足协为其向国际足联申报的,但他归根结底毕竟还是伊朗裔,就连此次亚洲杯裁判名单中他的协会还都是伊朗,出场执法时字幕条给出的信息中写的也是伊朗,考虑到两伊关系,亚足联派法加尼执法伊拉克的比赛显然是极为不合适的。稍有不慎,便会引起巨大争议。而这场比赛赛后,法加尼也没有获得任何后续比赛的执法任务安排。(鉴于伊朗队打进四强,法加尼本身也无法再继续执法了)

1/4决赛的裁判选派同样充满意外。卡塔尔名哨贾西姆以及约旦名哨马哈德迈原本都是非常适合执法1/4决赛的人选,亚足联没有让他们二位在1/8决赛中担任主裁似乎就是为了留着执法1/4决赛(执法了1/4决赛前两场的傅明和卡夫也都没有在1/8决赛中担任主裁)。然而,最终的选派却是临时调派马宁执法伊日大战,卡塔尔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对决则由韩国人金希坤执哨。

要知道,金希坤此前仅执法过4场亚冠小组赛,无论是执法能力还是履历都远不如金钟赫,让他执法1/4决赛而小组赛发挥出色的金钟赫只能吹到1/8阶段,令人匪夷所思。更何况,金希坤能够执法1/4决赛,说明这个阶段裁判员还无需完全回避国家队(因为韩国队也进八强了),贾西姆和马哈德迈无法执法1/4决赛就更难令人理解了。最终,随着卡塔尔和约旦晋级四强并且会师决赛,这两人也不可能执法后续的比赛了,在这届亚洲杯上各自仅担任了一场小组赛的主裁。

亚冠正赛执法场次只有4场的金希坤能够执法亚洲杯1/4决赛,那么仅吹过6场亚冠正赛的科威特裁判艾哈迈德·阿里获得执法亚洲杯半决赛的机会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阿里在22年才刚刚完成亚冠执哨首秀,此前除了海湾杯还未曾执法过任何国际大赛,但从23年下半年开始突然就成为了亚足联最信任、最重用的裁判员之一,23/24赛季亚冠小组赛吹了五场(均为西亚区的比赛),随后就在这届亚洲杯上“大放异彩”,执法了2场小组赛、1场1/8决赛以及伊朗与卡塔尔的半决赛,担任主裁的场次数与马宁并列第一。

执法能力还没有完全达到半决赛这种重量级对决的要求,自然就会在比赛中出现争议。伊朗与卡塔尔的半决赛下半场较量开场仅45秒,伊朗6号埃扎托拉希一脚射门打在了卡塔尔20号法特希的手臂上,阿里没有表示,随后VAR介入,阿里亲自回看过后改判点球。其实,法特希的手臂原本就是处于抱头的自我保护状态,只不过是在埃扎托拉希射门的瞬间,出于本能反应护住了面部,手臂位置并没有明显不自然地扩大身体面积,因为就算他的手臂不在这里,球也会打到他的头上发生折射。这样的点球判罚是值得商榷的。

第90分钟,阿菲夫接队友传球后向前停球,即将形成单刀时被伊朗4号哈利扎德从侧后方撞倒,阿里当即判罚犯规,并向哈利扎德出示黄牌。随后VAR介入,阿里亲自回看过后取消黄牌的处罚,改判为红牌,其实这就是对于哈利扎德犯规性质的认定,从“破坏有希望的进攻(SPA)”到“破坏对手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DOGSO)”。那么在哈利扎德犯规瞬间,阿菲夫线%形成了明显的进球得分机会吗?从球的发展轨迹来看,似乎要画上个问号。阿里好像还并没有坚持自己原本判罚的勇气。

另一场半决赛,阿联酋名哨阿桑也用实际表现说明了为什么亚足联不敢让他执法决赛。第28分钟,韩国22号薛英佑在对方罚球区内倒地,位置很好的哈桑当即果断地判罚了点球,然而事实却是薛英佑将对手踩倒。VAR也及时介入,纠正了哈桑这次点球错判的低级失误。

本届亚洲杯,离谱判罚可谓是层出不穷,远不止前文中提到的这些。小组赛第一轮,新加坡名哨塔基全场比赛多次罚球区事件全部都要依靠VAR的介入才能做出正确的判罚,而澳大利亚名哨埃文斯也在VAR介入并决定判罚进球有效后做出了极具迷惑性的手势,先示意越位,然后意识到了失误,赶紧又示意进球有效,及时吹停了已经开出的间接任意球。

需要注意的是,自从前几年全球范围内使用VAR至今,没有任何一名裁判员在经VAR核查确认需要由越位改判进球有效之后先做“越位取消”再做“进球有效”的手势,从来都是在比划完小电视以后直接指向中圈。只有在涉及到“从黄改红”、“从红改黄”或者“红牌取消”这样的纪律处罚变更的时候,才需要先做“取消”的手势。

在小组赛第一轮印尼与伊拉克的比赛中,乌兹别克斯坦裁判组也出现了一次离奇失误。第71分钟,伊拉克队角球开出,球被印尼5号顶回给了开角球的伊拉克队员,第二助理裁判员盖努林直接举旗示意越位,主裁判坦塔舍夫也立即鸣哨判罚了越位犯规。不过,可能是因为这次低级失误“无伤大雅”,对比赛没有造成什么重大的不利影响,乌兹别克斯坦裁判组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坦塔舍夫还在决赛中担任了马宁的第四官员。

小组赛第二轮的争议同样不少。在国足与黎巴嫩的比赛中,韩国裁判高亨进对黎巴嫩队员亮鞋钉直接踢到戴伟浚面部的行为没有任何表示。在中国香港与伊朗的比赛中,叙利亚裁判哈塔卜与来日本的VAR木村博之“联手”制造了巨大的争议。最终,在小组赛结束后,亚足联依照惯例,对裁判团队的阵容进行了“精简”,前文中提到的涉及争议判罚的裁判员——埃文斯、高亨进、木村博之、哈塔卜以及没能吹上比赛的小马里都结束了本次亚洲杯之旅,山下良美、伊朗裁判邦亚迪法尔德、塔吉克斯坦裁判古尔穆罗季这三位也都提前离开了亚洲杯赛场。

1月13日,澳大利亚与印度的小组赛第一轮较量由日本女裁判山下良美执法,她就此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在男足亚洲杯执法的女性裁判员,这也是她自卡塔尔世界杯后再度执法男足国际大赛。

山下良美与日本同胞、两位女性助理裁判员坊薗真琴和手代木直美在艾哈迈德·本·阿里体育场完成了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比赛的执法工作。她们三位此前也已经创造了多项历史,是首个执法亚足联杯、亚冠联赛以及日本J1联赛的女子裁判组。

这场赛后,山下良美在卡塔尔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小组赛第二轮比赛中担任了第四官员,手代木直美担任候补助理裁判员。此后,日本女性裁判组没有获得后续比赛的执法机会。

除了山下良美带领的日本女裁判组,韩国也有一名女性助理裁判员完成了亚洲杯的上场执法。1月16日,金垌玟在泰国2:0吉尔吉斯斯坦的比赛中担任了候补助理裁判员。一天后,1月17日晚,在国足0:0战平黎巴嫩的小组赛第二轮比赛中,金垌玟担任了高亨进的第二助理裁判员,成为了史上首位执法亚洲杯的韩国女性助理裁判员。

此外,本届亚洲杯的“幕后”同样也有女裁判的身影,即前文中提到过的澳大利亚名哨凯瑟琳·亚采维奇(Katherine Margaret Jacewicz)。亚采维奇1985年4月6日出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洲,2011年晋升为国际级裁判员。2019/20赛季,她执法了墨尔本城对阵纽卡斯尔喷气机的澳超联赛,成为了史上首位执法澳超的女性裁判。她还执法过2016年U17女足世界杯,以及2019和2023两届女足世界杯等国际大赛。由于患有一种罕见的脊柱疾病,亚采维奇不得不被迫挂哨,并以“专职视频助理裁判员”的身份参与亚洲杯的执法工作。最终,亚采维奇在小组赛中担任了1场VAR以及3场AVAR。

本届亚洲杯裁判团队中最为亮眼的无疑是咱们中国裁判组。1月15日晚,马宁与周飞、张铖搭档执法了韩国3:1巴林的比赛,傅明担任VAR,这是中国裁判组在本届亚洲杯的首次亮相。

整场比赛,韩国队的犯规数高达17次,马宁也毫不手软,一共给出了7张黄牌,其中韩国5张,巴林2张,7张黄牌都有理有据,比赛最后时刻对于孙兴慜假摔的精准判罚更是画龙点睛之笔,中国裁判组用实际表现完成了本届亚洲杯执法的“开门红”。

三天后,1月18日,傅明作为主裁执法了印度0:3乌兹别克斯坦的小组赛第二轮较量,周飞、张铖担任助理裁判员。傅明这场比赛的执法难度要低于马宁那场,不过双方的犯规次数同样很多,乌兹别克斯坦达到了18次。傅明在整场比赛中始终贯彻了相对较为宽松的执法尺度,保证了比赛较高的流畅性,最终顺利完赛,吹出了本届亚洲杯首场(也是唯一一场)0黄牌的比赛。

小组赛第二轮,日本现役“第一哨”木村博之在作为主裁执法的塔吉克斯坦0:1卡塔尔以及作为VAR执法的中国香港0:1伊朗这两场小组赛中表现极为糟糕,亚足联在中国香港与伊朗这场比赛结束后迅速做出了选派调整,让傅明临时“救火”,取代木村博之担任吉尔吉斯斯坦与沙特的VAR。而傅明则用强有力的表现回应了亚足联的信任,在这场比赛中通过三次极为精准的介入,保证了比赛中涉及到红牌和点球的关键判罚的准确性。

小组赛阶段,马宁和傅明作为主裁判各执法了一场比赛,这两场比赛从始至终都没有var介入,也就是说在涉及进球和疑似点球等重要事件中没有出现任何明显的错漏判。此外,马宁还担任了3场比赛的第四官员,傅明则担任了3场VAR以及2场AVAR。淘汰赛阶段,马宁率先亮相,搭档周飞、张铖执法了卡塔尔2:1巴勒斯坦的1/8决赛,傅明担任VAR。

下半场开始仅两分钟,卡塔尔19号阿里接阿菲夫直塞突入对方罚球区,即将单刀面对对方守门员,抢先一步将球捅出之后被巴勒斯坦5号萨利赫铲倒,马宁果断判罚点球,并向犯规队员萨利赫出示了黄牌,此次点球判罚准确无误。

纵观全场,马宁在涉及罚球区事件的关键判罚上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准确度,小组赛和这场1/8决赛的出色表现也助其临时获得了继续执法1/4决赛的机会。

在原有的1/4决赛选派文件中,亚足联计划由傅明执法2月2日塔吉克斯坦与约旦的比赛,马宁担任第四官员。然而,就在公布选派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内,亚足联官方直接更新了选派文件,由荒木友辅代替马宁担任这场比赛的第四官员,这表明亚足联直到这时才临时决定让马宁也主哨一场1/4决赛。

本场比赛双方身体对抗的强度非常激烈,执法难度较大,傅明始终贯彻了其一直以来的非常宽松的执法尺度,只出示必须给的黄牌,4张黄牌都非常合理,同时允许双方队员在合理程度内进行高强度的对抗,比赛的观赏性很高。除了一些细微的错误,傅明的表现其实是相当不错的,顺利地完成了这场1/4决赛的执法任务。

一天后,2月3日,伊朗与日本的1/4决赛焦点大战由马宁执哨。由于我国助理裁判周飞和张铖已经搭档傅明执法了前一天的比赛,马宁这场的助理裁判由澳大利亚人谢季宁和比彻姆担任,他们原本是法加尼和埃文斯在本届亚洲杯的固定搭档。

这场比赛最为重要的判罚无疑是最后时刻的点球。下半场伤停补时第2分56秒,日本队4号板仓滉先是在本方罚球区内冒顶,导致球被伊朗队13号卡纳尼断下,得球后侧身面对日本门将,随后板仓滉从侧面用右脚将卡纳尼踢倒,马宁非常果断地指向了罚球点。

板仓滉犯规时,马宁的选位非常好,判距大约12米,看到犯规动作的瞬间就立即做出了毫无争议的正确的判罚。如此重要的亚洲杯1/4决赛,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判罚点球无疑是需要勇气的,同时需要有充沛的体能、合适的选位、正确的识别,这些点马宁都做到了。

本场比赛,马宁似乎从开场就想贯彻相对宽松的执法尺度,最大限度保证比赛的流畅性。伊朗队从开赛起就在不断地试探马宁的吹罚尺度,犯规行为也一直游走于吃牌边缘。其实在下半场,日本队也有些犯规动作处于可给可不给黄牌的“灰色地带”,说明马宁的尺度还是基本一致的,只是日本两名被警告的队员的犯规行为都属于必须给的黄牌。

纵观全场,马宁在重要比赛事件(Key Match Incidents – KMI)的判罚上保证了百分百的准确性,尤其最后时刻精准的点球判罚,这是非常加分的。正是这场比赛近乎完美的执法表现,让马宁获得了本届亚洲杯决赛的入场券。

2月10日晚,农历大年初一,约旦与东道主卡塔尔的亚洲杯决赛由马宁执法,周飞、张铖担任助理裁判员,傅明担任VAR,这也创造了中国裁判的历史,马宁就此成为史上首位担任亚洲杯决赛主裁的中国裁判员,而傅明则是史上首位担任亚洲杯决赛VAR的亚洲人(2019亚洲杯决赛VAR是意大利名哨保罗·瓦莱里)。

(图)卡塔尔亚洲杯决赛裁判组(从左至右:候补助理裁判员察片科、第二助理张铖、第四官员坦塔舍夫、主裁判马宁、第一助理周飞、VAR傅明、AVAR饭田淳平)

最终,马宁在本场决赛中完成了“判点帽子戏法”,三度判罚点球,卡塔尔队将点球全部打进,3:1战胜约旦,成功卫冕亚洲杯。

纵观全场比赛,约旦与卡塔尔双方在这场终极决战中的拼抢从开赛起就极为激烈,全场共计29次犯规,其中约旦14次,卡塔尔15次,马宁在上半场因鲁莽犯规黄牌警告了两名约旦队员,下半场向双方各出示了两张黄牌,总计6张黄牌。

除了拼抢凶狠以及犯规次数多给裁判组执法造成了一定的挑战性之外,本场决赛的多次关键事件(KMI)也将执法难度提升了一个量级,尤其是在第85分钟至第90分钟的这短短5分钟内,出现了3次KMI,对整个裁判组的执法能力都是重大的考验。

最终,马宁有勇气在如此重要的决赛中给一支球队连判三粒点球,也有勇气在亲自观看回放后维持黄牌的原判,决赛的整体执法表现还是值得肯定的。先后三次点球判罚从规则以及犯规动作来看都没有什么问题。

赛后,马宁领衔决赛裁判组成员走上领奖台,领取亚洲杯决赛的纪念奖牌,并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握手示意。在这一刻,他们真正站上了亚洲之巅。

回顾本届卡塔尔亚洲杯,中国裁判组用绝佳的表现顺利完成了多场关键战役的执法任务,发挥出的整体水准可以算得上是所有裁判组中最高的。马宁、傅明、周飞、张铖,他们创造了历史,他们值得收获掌声。

卡塔尔亚洲杯现已正式落下帷幕,但我国裁判组在国际赛场上的征程却远不止于此。在2月11日回国与家人团聚之后,马宁、傅明、周飞、张铖仅有不到一周的休息时间,就要再度飞赴西亚,与王迪、沈寅豪携手执法计划于当地时间2月21日晚进行的亚冠联赛1/8决赛“沙特德比”次回合对决——利雅得胜利对阵费哈。

傅明执法国际足联U17世界杯三四名决赛,马宁执法国际足联世俱杯的比赛以及亚洲杯决赛,中国裁判员在2026美加墨世界杯选拔周期的起始阶段可谓是势头强劲,执法能力以及临场表现都得到了亚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充分认可和肯定。祝福中国裁判在冲击美加墨世界杯的道路上一切顺利,继续创造辉煌!

看了中国日本韩国的所有比赛然后四分之一决赛开始全看,发现了东亚裁判比西亚好太多了,老马吹的还行,咋吹都挨骂也正常,毕竟大家习惯了,总得来说从亚冠决赛到亚洲杯决赛,去年卡塔尔世界杯好像也有老马,咱中国裁判组越来越牛了,希望国足能争口气咱美加墨会师,别到时候就老马加班了

作为山东球迷,一样为了优秀的裁判员在国际赛场上的优异表现而感到由衷的高兴,我们不会忘记曾经的误判,但是也绝不否认如今马宁优秀的执法水平,两者并不矛盾,衷心祝愿中国足球包括裁判员在内的水平越来越好。

2110年世界足坛新闻:由于中国顶级球队缺席,世界杯沦为二流赛事,但球迷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有更多球迷选择前往中国观看比赛。世界强队纷纷来华挑战,中国队派出云南U17迎战,竟然取得了七胜一平的佳绩,令巴西、阿根廷、德国、法国、英格兰、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等队束手无策。为吸引关注,欧洲俱乐部解除对中国球员的禁令,结果中国球员成为各大俱乐部的主力。AC米兰全队竟由中国球员组成,最终夺得意甲冠军。欧冠决赛,米兰以7:1大胜皇马,8个进球全部由中国球员贡献。黄博武和董圆卓分别打入3球,黄红昌锦上添花,而皇马仅由林歹铭打入一球挽回颜面。世俱杯迎来四支中国球队,鲁能泰山再次夺冠,3:2战胜海港队,收视率超过世界杯决赛十倍。越南球员在中国历练后,越南队横扫美洲杯,友谊赛中连续战胜葡萄牙、乌拉圭和墨西哥。卡塔尔积极归化中国球员,在中东称霸,并在世界杯上闯入决赛。在中国球队的引领下,日本、韩国和朝鲜放弃参加世界杯和亚洲杯,转而邀请中国青年队举办东亚杯,其受关注度远超世界杯。

前面强调马宁和傅明判罚准确,用没有VAR介入的情况做依据,怎么决赛就不谈VAR介入了几次?如果认为决赛三个点球都没问题的话,那马宁就是第一时间漏掉了两个点球,需要VAR来纠正,而且第三个点球我记得第一时间边裁举的是越位,这也是重大失误了,直接影响了马宁的判罚,按你小组赛的标准,这也可以被亚足联赶回家了吧?同样地,你夸马宁在VAR介入后敢坚持自己黄牌的判罚,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傅明这一次VAR的介入没有必要?这么多次VAR的介入,你是不可能同时夸马宁和傅明的,因为每一次VAR的介入都代表主裁和VAR的意见不一致,既然前面用VAR介入少来赞扬主裁判罚的准确性,那显然这场决赛马宁判罚准确性不高,哪怕靠VAR的提醒及时纠正,也影响了比赛的流畅性。没记错的线分钟多才吹停,这在长补时的中东也算很长了吧…马宁吹比赛是有水平的,比如伊朗和日本那场我就觉得吹得很好,但决赛这场马宁的表现显然不行

踢球的不行拿裁判找平衡?要是国足出线了还有你中国裁判上场的机会?就这种忽悠人的水平国足还没有到达下限!赶紧对马宁立案调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