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语成谶德国队不是一支“球队”

再次世界杯小组赛出局的德国队昨天已经打道回府,26名球员将迎来职业生涯至今心情最为沉重的一个冬歇期,而饱受千夫所指的主教练弗利克以及国家队主管比尔霍夫则要为下周跟德国足协主席诺伊恩多夫以及第一副主席瓦茨克所召开的危机会议做好准备。尽管诺伊恩多夫强调目前并没有换帅的打算,首要任务是对本届世界杯的失利,以及自2018年世界杯以来德国足球的发展状况进行深入分析,而且预期会在这些问题上跟比尔霍夫以及弗利克达成共识,但持续发酵的舆论压力会不会迫使在过去16个月内无所作为的弗利克,最终像前任勒夫那样主动请辞?

连续两届世界杯小组出局,加上去年欧洲杯在1/8决赛就被英格兰淘汰,德国队已经跌至比本世纪初更低的竞技低谷。本世纪初,德国队在2000和2004年欧洲杯都小组出局,但好歹在2002年世界杯获得亚军。当时德国足球遭遇了自1954年首夺世界冠军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人才断档,国家队确实无人可用,于是才会有了一场自上而下的青训改革。

如今德国队的连续失败,固然也跟人才有直接关系,但问题又跟20年前截然不同,不是没有人才,而是人才同质化。青训流水线生产出太多属性和位置相近的球员,即一大批所谓的全能型中场和前场多面手,却出不了拔尖的中锋和边后卫,缺少单干能力出色的边锋,以及一夫当关的后腰和中卫,就连门将在特尔斯特根之后也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况。

然而,所谓的人才同质化根本就不能作为德国队又一次折戟于世界杯小组赛的借口。毕竟弗利克的球队在绝大多数位置上,依旧拥有实力远在日本和哥斯达黎加之上的球员。就连中锋位置,明明也有菲尔克鲁格这样一个现成的解决方案。3场小组赛,他先后在第79、第70和第55分钟替补登场,结果就交出了2球1助攻的成绩单,而且较好地发挥自己的身材和空战优势。如此表现,你能说中锋无人可用?只是弗利克不懂得充分利用!

即便是配置最好的中前卫位置,弗利克也没有充分利用好,反而每一场比赛都在基米希、京多安和戈雷茨卡三人的取舍上犯难。首战他不得不把戈雷茨卡放在板凳上,但为了安抚他的情绪又在67分钟换下京多安,直接酿成了中场失势和被逆转的恶果。次轮弗利克干脆让三人同时出现在中场,京多安出任前腰,以对位限制西班牙的中场倒三角,这样做起到了一定效果,但低至33%的控球率也说明了在中场争夺中还是落于明显下风。到了对哥斯达黎加,三人继续同时出场,但轮到基米希要为京多安挪位置,去右后卫填坑。结果只踢了半场,弗利克又拿掉磁卡,让基米希回到中场。就是在这样的纠结之中,弗利克完全迷失,也令球队陷入混乱。

没错,右后卫确实是一个天坑。中卫组合也不曾令人放心,唯一拿得出手的吕迪格也只有在重视对手的情况下才值得信赖,但面对日本和哥斯达黎加这样“低一档”的球队时,他就会不自觉地失去专注力和托大。原本被拜仁和勒夫当作后防领袖来培养的聚勒,在个人首届担任主力的大赛上交出了一张不及格的答卷,而且越来越多人相信他不会再有突破了。尼科·施洛特贝克很有潜力,但实在太过稚嫩,对日本的个人大赛首秀就交了高昂学费。金特尔最终避免了连续3届世界杯都0出场已经算是不虚此行,而挤掉胡梅尔斯而入选的小将贝拉·科查普不出所料地只是当“VIP观众”。

在胡梅尔斯的入选问题上继续纠缠毫无意义,因为去年的欧洲杯就已经证明过,即便有狐媚加持,防线依旧错漏百出。不要说教练不同,效果也会不同,弗利克跟勒夫完全就是一脉相承已经无需再次赘述。而且不要忘了,去年欧洲杯德国队是打三中卫,而且明显偏重于防守(尤其是面对法国和英格兰时),勒夫就是担心会后院失火。即便如此,那种一旦被对手快速攻入防守三区就兵荒马乱的画面,跟本届世界杯上的场景如出一辙。

中前场也有不同程度的“人荒”,例如边锋位置。格纳布里前2轮表现如此糟糕却依旧稳如泰山,是因为实在没有更好的边锋可以用——约纳斯·霍夫曼替补出场后的表现太过平庸,而阿德耶米甚至都没有亮相机会。

出局之后,弗利克老调重弹,说德国已经好几年没有顶级9号和优秀边卫,如此甩锅令人火大。与哥斯达黎加赛后的评论中我就写道:“这些问题早在弗利克从勒夫手中接过帅印时,甚至早在上届世界杯惨败后就已经充分暴露出来。既然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当初非要跟拜仁上演一出宫斗大戏,迫不及待地跳回到国家队这个火坑当中?”

一贯目光锐利与毒舌的德国前国脚哈曼在个人专栏中也痛批这番甩锅言论,“我听我们的国家队教练说,我们没有6号,我们没有边后卫,我们没有9号——这是他一早就知道的。如果他觉得自己手头的球员不够好,那么他就不应该接手这份工作。”而且不要忘了,弗利克16个月前在履新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身为国家队主帅,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球员,这是一个优势。”为什么自由选择球员的优势,最终却成了失败的最大借口?

德国足球的人才培养确实出了问题,青训亟需改革,德甲俱乐部也要在提拔和使用本土年轻球员方面向国家队伸出援手,但将德国队又一次小组出局且连续3届大赛都遭遇溃败的责任全部甩给人才问题,实在太过可笑。不要忘了,在此期间,作为国家二队的德国U21队可是连续3届U21欧青赛都杀入了决赛,并拿了2个冠军,成绩之稳定达到了历史顶峰,而且2017年夏天勒夫还带着一支“U24国家队”拿了联合会杯冠军。如果这都叫“人才匮乏”,那么其他国家是怎样从小组出线的?经历过上届世界杯惨败的克罗斯就说:“如果这套阵容在1/4决赛被巴西淘汰,那没问题。但小组是必须出线的。”人才问题只是剥夺了德国队跟法国、巴西、英格兰等人才济济的顶尖强队叫板的资格,但绝对不会导致连日本都打不过,连对哥斯达黎加都踢得如此费劲。

德国队的溃败,核心问题并不是“人才”,而是“球队”。亲身经历过德国队上一个大赛低谷期,参加了1998和2002年世界杯以及2000和2004年欧洲杯的哈曼就说:“团队(球队)意味着团结一致。团队意味着互相尊重。团队意味着为队友赴汤蹈火。这些在卡塔尔都看不到。而在出局后我所听到的发言是:借口、借口、借口!”

吕迪格在出局后公开批评球队“缺乏最后的那点贪婪”,前队长施魏因斯泰格“感觉其他球队总是比德国队燃烧得到更多”,克罗斯则认为:“我们没有一套固定的主力阵容,并且配合熟练——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他们所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这支德国队无论是技战术层面,抑或是心理和精神层面,根本就不是一支球队。这是一个整体问题,而不是某几个位置缺人的个体问题。

不仅组军失败,弗利克上任时雄心勃勃地提出的一系列目标,至今也一个都没有实现。例如他当时说过:“我们目前世界排名第12,目标是回到榜首。”世界杯前,德国队只排在第11,而世界杯后肯定会被刷下去,不升反降。

又如弗利克聘请了队史首位定位球教练——丹麦人布特格赖特,目的再明确不过,那就是重拾2014年世界杯夺冠时的重要武器。结果在这届世界杯上,主要由基米希和劳姆主罚的定位球简直惨不忍睹,对西班牙时出现了接应球员集体越位而且传球直接飞出底线的尴尬场面,吕迪格的头球破门也是传跑没有形成默契而明显越位在先,对哥斯达黎加时14个角球都毫无威胁,却被对手利用前场任意球配合一度反超了比分。

此外,2014年世界杯夺冠时的主力左后卫赫韦德斯以领队身份回归,而资深助教格尔兰在世界杯期间临时从U21队过来帮忙,这些看似极具针对性和细致的人事安排,最终都没有令德国队重新变成一支有战斗力的球队。 4个多月前,德国足协决定不再使用极具争议的“Die Mannschaft(球队、团队)”作为国家队的注册商标。 如今回过头来看,此举不仅仅是商业层面的决定,也完全符合德国队的竞技现状——这支球队真的配不上“Die Mannschaft”一词。

既然弗利克花了足足16个月,连一支球队都搭建不出来,也没有兑现任何承诺,加上还领着世界杯32强主帅的最高薪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他再花一年半,依靠这帮他觉得不够好的球员,就能打造出一支在本土欧洲杯出成绩的球队?哈曼就说:“教练的工作是判断哪些球员适合组合到一起。在这3场比赛中,我感觉不到场上11名球员会为德国球衣赴汤蹈火。既然如此,我实在找不到为什么我们会在本土欧洲杯上表现得更好的理由。”

金钱事小,时间无价。原本人们期待弗利克会利用一年半的时间和本届世界杯打下坚实基础,然后再花一年半时间去精雕细琢,最终在2024年欧洲杯上向冠军发起强有力的冲击,结果却是德国队又被他耽误了一年半。哈曼认为换帅势在必行,“失败不能容忍,如果我们想要做得更好,那么身为领导,我就要承担责任。墨西哥和比利时就是例子。马蒂诺和罗伯托·马丁内斯在球队出局后就就地辞职了:我承担责任,这是我的过错,我走。而我们恰恰相反,没有人承担责任——正如球队在场上的表现。”

上届世界杯惨败后,德国队没有换帅,主观上是因为勒夫想要重新正名,而且贵为世界杯冠军教头的他拥有获得第二次机会的资本,客观上是因为市场上没有合适的继任者。但在这过去4年里,德国已经涌现出3名欧冠冠军教头,弗利克是其中之一,既然他失败了,为什么不能考虑另外两个呢?

克洛普一早就是公认的未来国家队主帅,也是最合乎逻辑的继任者,但他与利物浦的合同还有3年半,而他的经纪人也第一时间出面辟谣与德国队的传闻。那么正好赋闲的图赫尔呢?他的执教履历,尤其是在美因茨05、多特蒙德和切尔西的执教都证明了他是“特效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成绩,而这恰恰是目前这支德国队所需要达到的效果。

不过,德国队这几年的发展说明了换帅未必治标,更难治本。正如德国队的败因,发挥不佳的球员固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教练没能打造出一支符合标准的球队才是根本。说到底,将德国队越带越偏、在场内外都沦为全世界笑柄的比尔霍夫,比弗利克更需要为当前的局面埋单。德国队要真正地改头换面,需要一个像当初的克林斯曼那样敢于打破传统,甚至被视作离经叛道的“总工程师”。

哈曼更是提出,德国队应该找一个外教,“过去4年不是停滞不前,而是倒退了一步。我们亟需找一个能再次激发出球员全部能力的教练。有实力的球员绝对是有的,尽管比例不如其他国家。我们拥有穆西亚拉和维尔茨这两位杰出的年轻球员,他们有望塑造今后几年的球队。外国教练可以给我们带来不同的观点,探究与指出一些问题。”

此外,球队也必须大刀阔斧地更新换代了,胡梅尔斯没有回来的必要了,穆勒已经暗示自己会退出国家队,而表现饱受争议的京多安和短暂回归的格策继续踢下去对于球队的意义究竟还有多大?诺伊尔还想继续参加2024年欧洲杯,目前他确实还是德国最好的门将,特尔斯特根无法缩小与他的差距。但诺伊尔在这届世界杯上的发挥也很难令人满意,尤其是对日本和哥斯达黎加那4个失球的过程中,他显然达不到自己的应有水平,甚至出现明显失误。如果这几名老将对于自己是否应该继续留在队中没有明确答案,那么就需要有人帮他们做决定——可能很残酷,但出于整体利益而不得不做的决定。

去年欧洲杯后就主动退出国家队的克罗斯认为,吸取本届世界杯的经验教训,德国队想要在一年半后就有所作为,必须立即确立一套清晰的主力阵容,或者至少有明确的13到14名主要球员,然后依靠这套主力阵容尽可能多踢比赛(德国队不需要参加预选赛,可以约战更多高水平球队踢友谊赛),即便踢得不好,也要坚持一场接着一场地踢,以培养出默契与惯性,以让球队在比赛中的困难阶段(例如对日本的最后20分钟)得到安全感,“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阵型,不考虑名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