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白衣纯如雪–––劳尔

46岁的劳尔早就是绿茵场上的「过去式」, 但他的偶像光环并没有被岁月摧残,巨蟹座专情男以及伯纳乌金童是属于他的永恒标签,同样出自皇马青训营的巴斯克斯和纳乔一直视劳尔为偶像,有意思的是,两人回忆的第一落脚点都是停留在1998年丰田杯上,对阵达伽马的劳尔当时打进了一粒「阿瓜尼斯进球」。

虽然二人并没有在前锋的位置上复制劳尔的轨迹,但一袭白衣的加持已让后辈们知足常乐,事实上, 念念不忘的劳尔一直为马德里的众多孩子树立了榜样的力量,他玉树凌风,他气宇轩昂,他进球如麻……

被时光镌刻的白衣飘飘的背影,以光阴似箭的十六年为序章不断延伸着传奇故事,或许我们来不及认真回顾劳尔的每一场比赛和每一粒进球,只是一次次亲吻手指的动作一直让喜欢怀旧的球迷贪婪地攫取着,套用一句歌词——“只因太过美丽”。即使穿上皇马7号的C罗成为队史射手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劳尔的王子气息并不会被覆盖,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

16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741次出场将劳尔拔高到皇马历史出场王的高度,323粒进球和112次助攻完美诠释了金童的魅力,大大小小的16个冠军头衔赋予了人生赢家的底色。其实纵然在2010年离开皇马时夹杂着委屈和遗憾,他在皇马的告别信中这样写道:“我是一名球员,足球一直都是我的全部,我希望能继续自己的球员生涯,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就会继续踢下去。”

其实对于劳尔而言,他书写了最华丽的白色恋曲,进球和奖杯只是乐在其中的呈现形式,而皇马得之我幸的情绪也从未隐藏,早在2014年弗洛伦蒂洛就以「伯纳乌永远是他的家」的口吻呼唤劳尔归来,事实上拿到教练证书的前皇马7号也是从皇马青年队开始练手,2019-20赛季,劳尔甚至并率领皇马青年队夺得队史首个青年欧冠冠军。

时间再倒退一些,原本希望成为一名斗牛士的劳尔在马竞青训营成为孩子王,马竞主席希尔曾带着他在电视台上露面,直言这是西班牙的未来,遗憾的是,深陷于财政危机的马竞不得不将青年梯队解散,以求自保,就这样,马德里出生的劳尔加盟了皇马,马竞失之我命与皇马得之我幸的情绪时至今日都在被发酵,值得一提的是,劳尔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进球就是面对老东家马竞打进的,「双城记」的味道浓厚了些。

劳尔之于皇马而言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用实力说话的时候,就连皇马传奇布特拉格诺都被他挤到替补席上,17岁零124天的劳尔成为皇马一线队最年轻的首发球员并不意外,第一个赛季他就用9粒进球为皇马的西甲冠军助力过,西甲最佳新人的头衔实至名归。

18岁113天的劳尔又在欧冠赛场上用帽子戏法介绍了自己的天赋,并在1996-97赛季重温了西甲冠军的美梦,一年时间,得到「金童」赞誉的劳尔单赛季进球数已经达到了26粒,羽翼渐丰的他入选西班牙国家队属于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欧冠冠军、丰田杯冠军一应俱全,西甲金靴和丰田杯MVP的头衔也烙印了劳尔的成长轨迹,1999-2000赛季为皇马出场57次,打入29球送出13记助攻的他真正做到了君临天下,并不会因为内敛的个性和优雅的球风而被忽视,何况他还以蝉联欧冠金靴的方式为自己镀金过,因此,2001年度欧洲足球先生的评选中获得第二名,在世界足球先生的评选中获得第三名,以及连续三年当选欧冠最佳前锋,均是实力使然的真实反馈。

弗洛伦蒂洛对群星璀璨的模式情有独钟,新人来,旧人去,但球迷对劳尔的爱和执念从没有被模糊,以至于2002年的欧冠决赛人们对齐达内天外飞仙赞不绝口,但首开纪录的劳尔必然是皇马第9次欧冠冠军奖杯的绝对功勋,即使锋线上的外星人罗纳尔多抢走了不少关注度,但26岁就成为皇马历史最年轻队长的劳尔和巴西巨星一度是欧洲足坛最有杀伤力的前锋组合,甚至做了一些个人牺牲,比如跑动距离更多了,后撤和回防的次数也多了。

成长总是饱含着热情与悲伤的因素,从2004-05赛季开始,被伤病困扰以及被位置限制的劳尔就陷入了开倒车的模式,2004-05赛季43场13球,2005-06赛季32场7球,266-07赛季43场12球。但最悲伤的是,2007-08赛季已经逐渐恢复元气的劳尔却被时任国家队主帅阿拉贡内斯排除在欧洲杯大名单之外,对于31岁的劳尔而言,这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效力皇马时,劳尔曾目睹了老队长耶罗和好基友莫伦特斯被放逐,当西班牙国家队结束长达十年的「劳尔时代」时,他真正地感同身受了。原本以为斗牛士之殇会在伯纳乌治愈,可在2009年夏天,卡卡、C罗、本泽马等后起之秀的同步到来又挤压了劳尔的生存空间,虽然接C罗打进皇马生涯最后一球在某种意义上被赋予了传承的意义,但对于报国无门的劳尔而言似乎又多了一次伤害,因为确认了皇马局外人的身份,从数据上看,效力皇马最后一季中的劳尔7球4助攻的数据确实单薄。

在足坛,分手与相逢是永恒的话题,经不起细数的流年中,劳尔的马德里主义不曾被遗忘,他不止一次为自己战斗过的俱乐部公开叫好,只是追溯旧时光时,英雄迟暮的叹息里同样经不起岁月的逼迫,也许分道扬镳的故事早了一些,也许这本身就是足球。“我不会离开足球的,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会继续踢球。”人之将走,其言也善,但也可以被理解为劳尔的倔强。

白色7号战袍的往事里流传着「世间五彩,我执纯白」的光辉岁月,但背井离乡的劳尔也可以在鲁尔区成为最耀眼的星,加盟沙尔克04的第二个月他就在对阵拜仁的德国电信杯决赛上梅开二度,新赛季中他又上演了绝杀拜仁的好戏,并且帮助新东家历史性地杀入了欧冠半决赛,顺便捧起了德国杯冠军。

自由身而来的劳尔给沙尔克04绘制了蓝色新世界,以至于在他在离队的时候,沙尔克04高层给了劳尔暂时退役球衣号码的待遇,以至于若干年后又像转型为教练的昔日功勋抛出了橄榄枝。大概这就是爱情余味。

再后来,阿尔萨德和纽约宇宙为劳尔提供了舒适的养老环境,两次短暂的旅途都是以冠军收尾,但与此同时岁月的沧桑感与日俱增,退役是意料之中的决定。

后来,关于对劳尔的想念是被形容成会痛的呼吸,只因与众不同的21年职业生涯让人迷恋与沉醉,当然球迷也不止一次让人红了眼,倘若以乐观心态看,劳尔也只是换个身份让人怀念,他值得,他是永恒的王子与金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