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他们是世青赛最大惊喜!

“足球是超越种族、民族、文化和政治的普世运动”,在本届世青赛上见证国青队首次晋级决赛圈并夺得季军的以色列球迷对此定是感同身受——这段神奇旅程,让这个国家几乎所有民众“团结”在一起,为以色列足球前所未有的成功欢呼,足球在这一刻,成为以色列各族人民共同的荣耀。

以色列并非足球强国:从未参加过欧洲杯决赛圈的他们,唯一的世界杯决赛圈经历(1970年)也是小组赛不胜出局。这次以色列U20国青队首次参加U20世青赛居然一路杀入四强,最终3比1击败韩国获得季军。这是以色列足球在各年龄组世界大赛历史最好成绩。而早在以色列加时赛淘汰夺冠热门巴西队进入四强后,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总理内塔尼亚胡就已向球队发去贺电,球迷庆祝活动也声势浩大。毕竟在以色列球迷传统认知中,他们似乎永远不可能战胜强大的巴西队。

足球解说员科恩欣喜若狂:“以色列击败了巴西!你会把这个伟大夜晚发生的一切告诉孩子,他们会告诉你的孙辈,这是整个以色列的成功。”以色列足球平台Babagol老板列维表示,整个以色列都陷入了“小世界杯狂热”(Mundialito-mania):“每个人都爱这支国青队,包括我70岁的母亲,她甚至之前从未看过足球比赛。”

以色列对乌拉圭的半决赛是当晚该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23%),以色列成年国家队去年3月对瑞士的比赛收视率仅7.5%。短短3周,以色列国青队让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为之欢呼。在其他分歧上不肯妥协的他们,在共享以色列足球的荣誉方面达成了共识。

体育是化解冲突、弥合文化与种族裂痕的绝佳工具,至少在长期处于内忧外患状态的以色列,这一点早已得到印证。

早在1977年,特拉维夫马卡比篮球队在FIBA欧洲杯半决赛击败莫斯科中央陆军后,整个国家都为之疯狂,暂时忘记了战争的威胁。最终,这支篮球队为以色列带回了第1座欧洲冠军奖杯。2004年雅典奥运会,弗里德曼在风帆冲浪项目为以色列拿到第1枚奥运会金牌,2021年东京奥运会以色列拿到2枚金牌,引发的轰动效应都与这次世青赛相当。

击败巴西队的3位进球功臣分别是来自东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贝都因人和犹太人:阿拉伯裔球员哈利利首开记录,加时赛扳平比分的什布利是阿拉伯裔的贝都因人,犹太裔的图赫曼射入绝杀球。

球队全部21名球员中还有前锋萨勒曼是阿拉伯裔,即便犹太裔球员也是世界各地犹太移民后裔组成:前锋图赫曼、左后卫雷维沃、前腰阿贝德来自西班牙和摩洛哥移民后裔,门将梅里卡来自摩洛哥,季军赛进球的塞尼尔和中场本雅明来自波兰,中卫莱金、后腰坎切波尔斯基是阿什肯纳兹分支后裔,艾德里来自法国。

此外还有未被俱乐部放行的萨尔茨堡红牛中场格鲁克来自俄罗斯,贝宁和犹太混血的射手戈尔诺——以色列国家队从未有如此广泛的族裔代表性。

这支以色列国青队的魅力来自对足球的热爱、勇气和自信,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球场上的合作成为两大对立民族在生活中合作的榜样。主帅哈伊姆公开表示,希望让球队在团结以色列人民方面有所作为,足球可以暂时让他们忘却根深蒂固的分歧,将他们团结成为有强大战斗力的团队。

短短一个月前,即便在以色列也鲜有人知晓国青队球员的名字,但现在他们成为了全民偶像。他们中绝大多数生在以色列,在以色列踢球,生活中总会因文化背景和民族差异产生分歧。 然而世青赛的成功让这个国家意识到:这些分歧至少在足球世界并非无法解决。以色列青年队创造了“世青赛奇迹”,也证明足球依旧是超越分歧与冲突的“世界第一运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