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小组赛裁判亮点多不了解球队战术会误判

北京时间今晨,欧洲杯结束了小组赛争夺。作为足球比赛的一部分,裁判员的表现同样受到关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北京市足协裁判委员会讲师王燕春对几个典型事例作出解读。

本届欧洲杯执行的是2021-2022版本《足球竞赛规则》,相比之前规则,新规中最大的改动就是对手球和手球犯规的认定,对裁判员的执法也有了新考验。

在土耳其与意大利的首轮小组赛比赛上半时结束前,意大利队员在对方禁区内的传球打在土耳其后卫手臂上,虽然意大利队员举手示意对方犯规,但当值主裁判并未予以判罚,VAR介入后也没有做出改变。王燕春对此表示,比赛中不论是球触手,还是手触球,都属于手球,但按照新规,如果球在球员跑动时打在了其自然摆动的手臂上,虽然构成手球,却不构成手球犯规,裁判员的判罚是准确的。

小组赛第二轮乌克兰与北马其顿比赛中的一次手球犯规判罚即属于球员手臂的“非自然”移动典型,当时乌克兰获得前场任意球机会,作为人墙中的一员,北马其顿的阿维拉莫斯基习惯性抬起手臂挡住脸部,球击中他抬起的手臂后弹出,被主裁判判罚手球犯规。王燕春介绍,球员站人墙时抬起手臂护住脸部令手臂处于非自然位置,球触及手臂后即构成手球犯规。从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始,裁判员就会在防守一方站人墙时作出提醒,让球员注意不要抬起手臂。

同样在土耳其与意大利的小组赛中,意大利采用了一次战术角球,因西涅将角球开出,此前站在底线外的贝拉尔迪进场,将球传至区外,助理裁判举旗示意意大利队员越位犯规。

这一判罚令王燕春印象深刻,称之为“球队的战术思想走在了裁判员前面”,因为角球、球门球和界外球并不存在越位犯规,但助理裁判作出了令人费解的判罚。王燕春认为:“虽然当时意大利有一名球员站在底线外,但他并不是擅自离场,而是出于战术目的站在了那个位置。我们对这个判罚进行过很多讨论,认为很可能是助理裁判未能理解球队的战术思想,出现了错误判罚。”

在足球比赛中,球队的战术会出现不同变化,如近几年出现的“人墙后面躺一名球员”的防守战术。王燕春表示:“如果比赛中一名球员莫名躺在地上,裁判员肯定要过去查看,但当这是防守战术一部分的时候,裁判员就不会对此有举动。”

本届欧洲杯小组赛的惊魂一幕出现在丹麦与芬兰的比赛中,丹麦球员埃里克森突然失去意识倒地,在14分钟的急救过程中,当值主裁判冷静且迅速的反应在事后得到各界称赞。

埃里克森倒地后,主裁判第一时间吹停比赛,并立即示意医疗团队进场,为抢救赢得宝贵时间。王燕春告诉新京报记者,足球裁判并非仅需要掌握规则,同样要接受急救知识、突发事件处理等多项培训。而越高级别的赛事,对裁判员综合能力的要求越高,赛前进行的培训内容也更专业、详细,以保证一旦有意外发生,裁判能迅速选择得当的处理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